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推特威胁写作事业?扎迪·史密斯等作家宣告退出社交网络
发布时间:2017年09月26日 发布人:银澜
我想要拥有自己的情绪,即使这样的情绪是错误的、不合适的。

d83710ae363c4cb8946d3e26355528b3.jpg

——扎迪·史密斯 图片来源:Craig Barritt/Getty

扎迪·史密斯(Zadie Smith)曾讲述过,远离社交网络不仅给了她“犯错误的权利”,而且让她不用再担心其他人的反应。她说,如果她知道了读者对她作品的反馈,就没办法继续写作了。

扎迪·史密斯日前在纽约与当地作家贾托·伦蒂诺(Jia Tolentino)一起参加了一场活动,扎迪说:“因为我不用推特、Instagram和其他社交媒体,我从来不会听到其他人对我大喊大叫。”

她这样分析社交网络上的讨论:“我远距离地观察过推特上的讨论。人们在早晨9点就发表他们的强硬意见,到11点讨论累了,4小时后又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意见。我觉得这种情况非常令人遗憾。”她在《赫芬顿邮报》的一篇报道中提到,“我想要拥有自己的情绪,即使这样的情绪是错误的、不合适的,我也愿意把这些情绪表达给我的心和大脑。我不需要网络霸凌来限制我的情绪。”

db3dc1c050084bd982e5a85b1540371f.jpg

《白牙》[英]扎迪·史密斯 著 周丹 译南海出版公司 2013年7月1日

曾凭借《白牙》(White Teeth)和《摇摆时光》(Swing Time)获奖的扎迪·史密斯并非唯一一位远离社交媒体的作家。乔纳森·弗兰岑早就声明了他对此事的看法,萨尔曼·鲁西迪最近也退出了推特,他告诉《卫报》:“我不喜欢推特这种肤浅的、粗鲁的、越来越激进的论调。如果这些人和你面对面坐在同一个房间里的话,他们是不会这样对你说话的。我早就打算退出推特,但之后竞选的开始让我无法脱身。我发的最后一条推特很可悲,我刚刚投完票,发推说:‘期待希拉里成为总统。’直到竞选结果出来……我觉得是时候停下了,我一点儿也不想念社交媒体。”

尽管J·K·罗琳、菲利普·普尔曼(Philip Pullman)和布莱特·伊斯顿·埃利斯(Bret Easton Ellis)等作家早已在社交媒体发光发热,但马丁·艾米斯(Martin Amis)上周告诉《卫报》:“社交媒体就像是一口充满仇恨的井。说出来可能有些不好意思,但我真的从来没用过社交媒体。”

扎迪·史密斯最近为《哈泼斯》杂志撰写了一篇关于电影《逃出绝命镇》(Get Out)和画作《敞开的棺材》(Open Casket)的文章,评价毁誉参半。她回应道:“如果知道读者会提出什么样的评价,我就没法写作了。我需要某种无知的状态,来让我保留自己的情绪……我能够理解在公共、社交和政治生活中保持恰当的重要性,但你的灵魂不需要这样的恰当,就完全不同了。“我们应该能够保留自己犯错误的权利,”扎迪·史密斯补充道:“我几乎时时刻刻都在犯错。犯错没什么问题,完全没问题,你只是需要自己消化你的情绪。我一开始从来没觉得这么确定过,正是这一系列的错误成就了我的小说。